關於部落格
  • 2167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打呼

我的能睡一半來自媽媽,生病前的媽媽,堅守白日不睡覺的個人原則,有可能因為如此,夜晚一到,精氣神耗盡的媽媽幾乎是碰到枕頭就睡著了,而且還會演奏起不含蓄的咕嚕吼哼噓孔孔孔的打鼾聲。 


我雖然是好睡,但在敷睡蛋的準備期間,最怕兩種規律的聲響:鬧鐘的滴答聲跟呼嚕嚕的打鼾聲,有人說規律的聲音更能幫助睡眠,不哩,我偏偏就是很怕這兩種聲音(失眠數羊的招數我也是很怕,雖然無聲,但也是個規律~)。討厭鬧鐘滴答聲,我就換成電子鐘,討厭打鼾聲,我就沒辦法了,為了快快入睡,我只好關上房門,讓鼾聲分貝能下降一些


生病後,因為腦子時常轉不停,媽媽變的很難入睡,即使吃了安眠藥也不一定有作用,不能睡是很嚴重的一項禍根:不能睡-亂想-想太多-操煩-更難睡,很糟的循環,媽媽夜晚睡不好,白日沒精神,但即使沒精神,白日也無法睡(不懂是否是她潛意識裡還在堅持白日不睡的原則,或是生理時鐘就是有問題)。上禮拜尤其嚴重,一週七晚加總起來睡不到二十幾個小時,即使睡,也沒法像以往一樣深沉,媽媽說很容易驚醒,可憐的媽媽就在睡眠不足,身體完全無法休息放鬆的狀況下,十分痛苦的撐著。


這禮拜,媽媽睡覺的狀況似乎好轉了些,有可能是因為上週換新藥身體一時還無法適應導致嚴重失眠,現在身體已慢慢開始接受新藥也就較能順利入睡。不過,生病的媽媽,即使睡了也無法很安穩,以往很怕聽她鼾聲的我,現在反而每天晚上都要監聽她的呼聲狀況,畢竟能睡,也是病況好轉的指標之一。從這件事也再度印證一項永恆不變的道理:總在失去之後才知道要珍惜,嗯,希望能媽媽夜夜爽朗豪邁的打鼾聲能早日恢復!
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